差二論

 本頁圖片/檔案 - 123

 

這篇文章比較學術及側重研究結果, 可能有點沈悶乏味, 但由於這是比較特別的發現, 值得和大家分享, 亦希望拋磚引玉, 在此領域進一步拓展研究。

 

之前常聽到人說風水算命擇日是一門統計學, 能趨吉避凶的原因是幾千年來祖先經過實踐驗證億億萬萬的例子, 一代一代流傳下來而成的學理。有一天忽發奇想, 倒不如嘗試從源頭做起, 以現今的例子作為數據, 並以不同的傳統法則作不同層面不同角度的分析參考, 配以電腦軟件的運算, 看看得出的結果是否就如之前所說, 風水算命擇日是一門統計學呢! 由於這是使用數據方式從另一角度進行研究, 可以同時嘗試能否發現一些之前沒有留意的模式或周期。

 

為什麼現在比以往的年代更適合作數據採樣分析? 因為不同於以往資訊不流通及有時間偏差的年代, 現在發生事故在接報後相關部門很快便能到達現場並很快便在網上傳閲, 香港的地小人多的地理環境亦比其他地方優越, 在取時間數據方面準確度較很多地方優勝。 加上有電腦的幫助, 能儲存及快速分析大量的數據, 所以比以往人手操作, 效率大大提高。

 

背景及法

首先簡單解說其中一研究方式背景及法則, 樣本取自香港1997年至2021年發生人命傷亡之不吉事件四柱。 市場上分析命理多, 分析擇日少。  這研究主要集中研究時辰 (以真太陽時計算) 與人命傷亡不吉事故有沒有特定的關係。 如有, 那會是什麼模式的關係, 對將來推論上有什麼進益。 如沒有, 那是否要進一步加強或以不同形式進行分析, 或是對該法則持保留態度。

 

基本分析為子平八字之法則 (即刑冲破害合會),  有加上恩師龍景銓之學理, 亦有滲入其他學說和一些傳統或常用擇日的守則 (如蔡氏前輩的通書, 四離四絕, 回頭貢煞, 殺師日等)。 除以上分析外, 亦會以資料探勘或數據挖掘形式期望尋找隱藏而不為人知的模式或循環。 此方法特別之處是沒有任何前設,  亦不加入任何前人的理論法則, 單純從數據運算找出結果 (“差二論” 便是從這方式挖掘出來的成果)。 此外分析工具主要是統計學軟件或其他軟件。

 

這項研究中出現很多不同而又十分有趣的成果, 有一些吻合和肯定傳統法則, 有一些則不, 又有一些還須進一步探索, 更有一些未能解讀。 這編主要集中在”差二論” 初步解說。 在分析3600餘件獨立個案期間 (n=3600), 發現了一些特定的模式, 又或是固定的周期循環。

 

差二論

在既定的流年, 該流年前兩年 (及所有同一生肖的人) 或後兩年出生 (及所有同一生肖的人), 在該流年發生不吉事故的機率較高。

 

而隨後轉換到另一年,  另一年前兩年或後兩年所有同一生肖的人, 在那一年內發生不吉事故的機率亦明顯較高。 這模式在不同流年同樣發生且穩定和顯著, 有些年份其指數甚至超越了傳統學理的指數, 當然亦有一些年份影響度較少。 或者可以這樣說, 數據告知刑/合局/會局仍然是主要出現不吉事故的主角, 但上面所述的模式 (流年前兩年和後兩年同一生肖較容易出現不吉事故) 出現的機率不比其他法則少且呈現某種特定的模式, 由於這是新的發現, 為方便敍述, 故取名為 ”差二論”。

 

例子1:  如在2020 (鼠年), 前兩年生肖狗年生人 (即所有生肖狗的人), 及後兩年生肖虎年生人 (即所有生肖虎的人), 都須要留意。

 

例子2:  如在2021(牛年),  前兩年生肖豬年生人 (即所有生肖豬的人), 及後兩年生肖兔年生人 (即所有生肖兔的人), 都須要留意。

 

這不是指前或後兩年同一生肖的人在該年必然會發生不吉事故, 而是指發生不吉事故以該年前後兩年同一生肖的人較為顯著和穩定, 從而得出了一些既定的模式或機率。

 

差二論

流年

差二論 ( 受影響之生肖 )

子 ( 鼠 年 ) 

虎 , 狗

丑 ( 牛 年 ) 

兔 , 豬

寅 ( 虎 年 ) 

龍 , 鼠

卯 ( 兔 年 ) 

蛇 , 牛

辰 ( 龍 年 ) 

馬 , 虎

巳 ( 蛇 年 ) 

羊 , 兔

午 ( 馬 年 ) 

猴 , 龍

未 ( 羊 年 ) 

雞 , 蛇

申 ( 猴 年 ) 

狗 , 馬

酉 ( 雞 年 ) 

豬 , 羊

戌 ( 狗 年 ) 

猴 , 鼠

亥 ( 豬 年 ) 

雞 , 牛

    

            

“差二論” 其實就是指流年生肖對該年前後兩年生肖生人 (及所有同一生肖的人)之影響。  ”差二” 是前後相差兩年的意思, 取其容易記起及運用。 ”差二論” 模式與傳統八字學理之刑冲破害合會不甚相同, 亦不乎傳統擇日法則。 由於是從大量數據分析而得出的結果, 所以不能無視或視作巧合, 值得更進一步研究探索。

 

其實 ”差二論” 對大眾有什麼實際的用途或幫助呢? 每年很多人都會留意自己出生生肖在某一個流年的運勢好壞, 比如生肖相冲之年 (自己生肖和流年生肖相冲),  有宗教信仰或會祈福攝太歲, 無信仰者在那一年或會特別小心謹慎, 避免高危高風險活動。

由於 “差二論”指出與該流年相差兩年的年份, 如果自己出生生肖與“差二論”指出的生肖相同, 不就是該流年特別小心謹慎, 持盈保泰, 祈福攝太歲便成了嗎?  此是一非常粗疏的使用方法, “差二論” 只是提出一種新的研究方向, 實際用途還須根據多角度及海量數據分析, 才能作一說法, 而參考每一個人的出生四柱大運流年會有更深入凖確的分析及才是正統的做法, 並不能純以“差二論” 作單一的分析而下結論。 然而隨着進一步更深入的分析,“差二論”能提供更立體及細緻的論述和推測, 由於這篇只是初步介紹就此按下不表。

 

“差二論” 和傳統法則沒有抵觸, 某些情況下可以說有可能提供某方面的補足。 有說人生的不吉事故很多時和刑合會局之影響有關, 數據上亦有這方面的反映, 但亦同時反映“差二論”的存在, 是另一種系統模式, 是一種新的說法。 “差二論”之產生其一可能是受會局的影響 (因會局內頭及尾兩生肖必然入“差二論”的計算方式), 而令指數升高。 例如“巳午未”會火局, “巳”的差二必然見“未”而“未”的差二必然見“巳”。 但這解釋不到會局中間生肖 (即“午”) 差二 (即“辰” 及“申”) 指數顯注的問題, 亦解釋不到“巳”和“未”另一方差二 (即“卯”及“酉”) 指數顯注的問題。 另一方面可能是由多方面原因構成, 在“巳午未”會火局頭尾兩生肖或是中間的生肖有可能各自有其他合局或會局, 從而出現多從複式的影響,這會是下一步的課提。 但不論以上那一種說法,都可能證明差二論有補充傳統學說的能力。

 

“差二論” 只是一個開始, 這篇文章只是很初部提出以數據運算分析玄學的可行性, 是逆向工程, 不迷信且科學。 但這論說還有很多改進的空間, 如數據採集, 數據準確性, 年份及地域界限偏差等等, 都能作進一步提升。 比如說時辰採樣有時候不免有所偏差 (如兩個時辰之間的定斷),  但如果數據量大則能減低這方面的影響 (一般統計學上對的數據的最低要求為30個 (n=30) 獨立個案, 才能得出常態分佈 (高斯分佈)),  所以隨着數據的增長以及不同層面的分析將能找出更多更深入穩定的發現。 ”差二論” 不是取代或改寫現有的法則規定, 但可作為輔助性的工具, 提供多一從的分析理據。

 

總括來說, 在玄學方面引入科學分析不大容易, 亦面對不同的困難。 要走出舒適區亦要摒棄一些傳統的界限, 在沒有任何前設下從數據解讀。 得益的是希望新知識能和傳統知識融合進而嬴得更大的收穫及進步。 個人深信玄學的不同範疇在未來將引入更多不同的科學分析及數據運算, 給這神秘的學理塗上科學的色彩。

 

2021年6月2日

馬昭立

 

感謝並迴向所有用他/她們的不幸教導及指引我們的先人